關於部落格
Explore Web
  • 102138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沒海底的城市(三) --- 台灣澎湖虎井、東吉嶼海底古城牆

虎井沉城

不僅古志書記載,民間對於該不尋常的景觀,亦有各式的傳說。謝新曦表示一九七五年時,閱讀「澎湖縣志」關於虎井沉城的記載,便欲一探究竟,不過該區水文複雜,地方稱之為「八卦水域」,即中間水是靜止的,但外圍水卻是滾盪不安,他幾番冒險,終於在一九八二年找到了正確的位置,當時媒體以「沉城」字樣公布,遂成國際事件,引起考古人士高度的關注。當年日本兒玉先生幾番接洽,欲前往一探究竟,但當年未解嚴、該區屬軍事管制區,根本不得其門而入,直至民國一九九六年,日本朝日新聞等媒體,才獲申請成功,前往拍攝記錄。

右圖為臺北水中運動協會理事長謝新曦

「虎井沉城」畫面在日本曝光,引起相當大之轟動,並做了兩遺跡之對照與比較(日本與那國海底遺跡) 。而後每隔幾年,便有日本媒體前往拍攝。

這座古牆遺址呈十字形形狀,以指北針測量呈九十度,為不偏不倚的南北、東西走向。主體為玄武岩構成,表面長滿海草,東西向總長約160公尺、南北向總長約180公尺,城牆厚度上端約1.5公尺,底部約2.5公尺,有些部分被侵蝕而呈凹凸不平,但搭建城牆的岩石塊接縫極為平整。在北部另有呈圓盤形的構造物,外牆直徑約20公尺,內牆則約15公尺。有學者認為古城牆只是桶盤、虎井特殊柱狀玄武岩節理地形,一直延伸入海,形成沉城假象。
exploer


但據地質學家研究表示,自然的岩石若形如城牆,應該是全部連續的,若是人造的話會有中斷處;另外若城牆很直,長度又很長,人造的可能性極高。根據研究結果顯示,堆成沉城城牆的玄武岩,每塊岩石大小相當一致、角度垂直、石頭縫隙間又有填充物;此外城牆凹口呈十字形,且接砌面平整,非常符合人造建築的標準。

以《上帝的指紋》一書聞名全球的英國作家漢卡克(Graham Hancock),偕其夫人在二○○一年八月間會同中、日人員潛水探勘後,說明海底古城牆石塊堆砌的方式,明顯與玄武岩自然節理不同,應為人工堆砌。他指出「虎井古城牆方位正好是東西走向和南北走向,表現出人造建築講究方位的特色」;另外搭建城牆的一塊塊大石頭,表面很平滑,接縫處平整的程度「可以將刀子插入」,因此他認為城牆為人造工事而非自然力量所能形成。
漢卡克並表示,當今的人類文明歷史有一個既定的主流模式,但是這個主流的模式卻無法解釋這些持續大量出現的考古發現,為何共同有著「史前文明」的影子?事實上,人類史上有很多失落的部分是現代歷史還無法告訴我們的,而這些失落的線索,很可能就如同澎湖虎井古沉城一樣埋在海底,深藏人類文明興衰的祕密。

葛拉漢強調,他只是個作家,他的責任在於喚醒世人對失落古文明的注意,希望能引起更多政府和學者對這些重要線索做深入研究,這次來台只能做初步的結論,未來還需要地質學家、海底考古專家等更多人一起合作,才能知道澎湖海底古牆到底是什麼年代建造,又是使用何種技術、為了什麼而造的,現在要為澎湖古城的年代下結論還太早。



上圖推測為人為堆砌的石牆

 東吉嶼海底古牆  

除了虎井留有未知的人類文明的遺跡外,二○○二年中華水下考古學會(當時為籌備會)召集人謝新曦,他與一群攝影、歷史、文化等十多名專業人士在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學系副教授田文敏協助下,利用水下聲納掃瞄輔助,於東吉嶼西北水深25至30公尺處發現一處百米長古石牆。

這處古石牆平均高度1公尺、寬度50公分,呈東西走向。依聲納掃描資料顯示,同樣的石牆有四到五道,牆面的小凹洞中還夾雜著小卵石。謝新曦指出,由牆面外形及週遭海床研判,應該是人為堆砌的石牆。



史前文明的存在

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而是歷經了無數次的地殼變動、火山爆發、洪水、冰河等變化,億萬年來幾經浮沉,才形成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地理環境。以日本的「親潮古陸」為例,這片離日本海溝僅90公里,深達2600公尺的地方,在六千七百萬~二千五百萬年前竟是高聳在日本列島以東120公里的太平洋海面上。

所以,我們不難想像,如果史前時代人類曾經有文明,那麼很可能一度、甚至幾度毀滅於天然災害侵襲,只留下部份遺跡在地形變動或海水上升後,沒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