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xplore Web
  • 102138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赫斯特--植物是有感情的?

第一集:有感知的牛舌蘭

主持話外音:今天是2005年8月20日,我們正在趕往巴赫斯特的SAN DIEGO實驗室。巴赫斯特今年已81歲。在過去的60多年裡,他一直在從事生物感應能力的觀測和實驗。從學生年代起,他對催眠﹑夜遊等現象產生極大興趣。那時,他已經開始接觸當代意識研究領域裡的一些真空地帶。

BACKSTER:我出生在新澤西州的LAFAYETTE市。我的學業受二戰影響而中斷,當時我在德科薩斯農機學院讀書,是第一個應徵入伍的海軍軍官。在服役前,我對催眠現象極感興趣,做過許多研究。我對使用催眠術進行情報和反情報方面有一些建議,因為我剛入伍, 所以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二戰結束退伍8個月後,我有機會在美國陸軍反情報處學習。經過短期培訓後,我留在馬里蘭州的總部擔任講師,教授情報調查課程。那時,我的催眠術在情報和反情報方面的應用開始引起人們的重視。我開始有自己的辦公室,關起窗子進行專門的研究,但進展十分緩慢。

有一次,我曾為安全起見,給司令官的秘書使用了催眠術,取得了絕密文件。那個秘書醒來後也沒有察覺。為保密起見,當天晚上我將文件加以安全保管。第二天,我將文件交給司令官,說:一個是通知特警逮捕我,一個是認真地聽我解釋。後來他們仔細地聽取了我的解釋。當時正值中央情報局剛剛成立,聽到這件事後,中央情報局讓我提前退伍,僱用我從事使用測謊儀進行背景調查方面的工作。

主持話外音:對在華府中央情報局的工作,巴赫斯特並不滿意。他的理想是通過情報工作能對他的意念研究有所幫助。在中央情報局,巴赫斯特所從事的工作是使用測謊儀進行招工檢驗。

BACKSTER:測謊儀像是一種用於情報工作的特殊儀器,它也好像很自然地聯繫到了我的催眠﹑夜遊這些曾研究過的領域。我試想將它們用於我的工作。但實際上,對在中央情報局從事的工作,我感到乏味。因為當時中央情報局剛剛成立,許多人都希望在FBI找到一份像樣的工作。我們對應招的人進行測謊檢測。將通過檢測的人,列入合格名單內。再進行工種調查,以分派合適的工作。

主持話外音:在1959年,巴赫斯特在紐約設立了專門的實驗室,進行測謊儀的專門培訓和實驗。

BACKSTER:我辭掉了政府工作,開始專門從事測謊儀的研究。我在DC設立了自己的實驗室,在BOLTMORE擴建了另一個辦公室,第三個在紐約。實驗室最終在紐約固定下來,並於1959年和我的同行,測謊儀行業的競爭對手一起成立了學校。當時的全美第一所學校教授使用測謊儀。學校成立後,需要使用大量的測謊儀。而測謊儀的1/3部份是膚電反應器,用圖線來反應人的情緒變化等。

主持話外音:測謊儀是根據人皮膚中的電阻變化而繪出的圖線,來表達人的情緒變化狀態。GSR--膚電反應裝置測謊儀是通過電路來反應電阻的變化。受測者的兩隻手指上各貼上一片電極,微量電流則會從電極的兩端觸角通過。

BACKSTER:這是一張標準的測試圖,使用模擬的單針心電記錄器,畫出的有關血壓﹑脈搏強度變化。上面的記錄是呼吸曲線。我感興趣的是電子曲線,即膚電反應器畫出的曲線。

主持話外音:1966年2月2日早晨7點左右,巴赫斯特在他的紐約實驗室裡,在給牛舌蘭澆水的時候,發現了它類似人的情緒反應,進而對植物原始感應進行了歷史性的實驗觀測。

BACKSTER:我在給植物澆水,是一盆牛舌蘭花。這盆花有一株長長的葉桿,葉子也是長長的,當時它可能生長了1年到1年半的時間,是我的秘書從樓下一個花店買來的,那家店要關門不做生意了,當時我們還買了一顆橡膠樹。

在澆水時我很好奇,我想知道在根部的水份將花多長時間,穿過長長的葉桿最終到達葉子的頂尖。我想:好阿,正好這些測謊設備可以用來測量它的電阻變化,還能測量出它的膚電感應。把它的葉子連上電極看看會怎樣?因為當水份到達葉尖時,夾在電極中間的葉子的導電性能會增強。

在澆水後,我想我將看到畫出的曲線會呈現向上的趨勢,因為當水份到達後,電阻會變小。出乎意料,曲線的趨勢卻呈現著不斷向下,我把指針移到了上端,曲線連續向下滑。在這裡的這段曲線的形狀引起了我的注意,如果是膚電反應,我們會解釋這段曲線代表著情緒波動,這段曲線代表著情緒恢復,隨後整體呈現向下的趨勢。這是整個圖的局部,這張是一幅標準的呈現向下的膚電圖。我意識到這段局部的曲線形狀,顯示了和人相同的情緒反應,我當時真是吃了一驚。

主持話外音:在使用測謊儀測試人的時候,一般使人產生情緒波動,大都是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如問到這樣的問題:你犯有謀殺罪,是你開槍導致了死亡。當被測試者的安全受到威脅時,他的恐懼會引起膚電曲線的形狀變化。

BACKSTER:當時我不知道怎樣能使那顆植物感到害怕,我不能和植物講話,沒辦法和植物講話。我試著嚇唬它,把它的葉子拽過來,放到熱咖啡裡,它的曲線呈現鋸齒狀,沒有太大的波動,彷彿在顯示我的試驗很無聊。

我怎樣能讓它有所反應,嚇唬它嗎。當圖表計時在13分55秒時,也就是我的第一次觀測,我的頭腦裡突然閃出一念:我知道怎麼做,我要用火燒它的葉子。當時電極連著一片葉子。因為我不吸煙,手裡沒有火柴,我走到秘書的辦公桌去拿火柴。當時還沒拿到火柴,沒有別人在實驗室,沒有人在樓裡,我只是動了一念,我要燒掉那片葉子。這一念頭剛一出來,指針立即做出了劇烈的反應,一下子擺到了圖表的頂端。我立刻意識到:天呢,它知道了我在想什麼。這是一次高質量的觀測。一切就從此開始了,我意識到了植物也是有意識的。

BACKSTER講解和示範:在那一瞬間,我沒有碰那個植物,我離它大約15英尺,離儀器大約5英尺的距離,唯一的舉動就是我的大腦裡閃出一念:我要用火燒它的葉子,只是想像,因為我不吸煙,沒有火柴,只是一種意向。當這個想法一產生,儀器指針一下子滑劃到頂端,我相信,它當時知道了我在想什麼。下一張圖顯示了連續性的激烈波動,就彷彿用火柴真正在燒它的葉子。我很想知道下一步的曲線,以使指針不繼續停留在頂端,所以打算解除威脅,將火柴放回原處。曲線慢慢地緩解下來,逐漸地恢復到實驗前的狀態。

我稱這次試驗是一次成功的,高質量的觀察。可以說,在那一秒前,就是1966年的2月2日,圖表計時13分55秒之前,我的生活仍依然如故。但此後我的人生目標有了改變。因為我知道了:我的植物是有感情的。

主持話外音:巴赫斯特在「原始感應」一書中描述了他當時難以抑制的興奮:

「現在,讓我說一下那天早上發生的事,你也許擔心我會差點兒在早晨八點鐘跑到外面的大街上--紐約的時代廣場大喊:『我的植物是有感情的!』因為即使是在紐約市的時代廣場這也會被世人認為是奇怪的舉動。同時,作為一個在科學領域裡涉足很久的人,這將是對我後天教育的挑戰。」

BACKSTER:我之所以稱其為原始感應,是因為我感到生物的這種本能遠遠早於任何後天形成的能力。有些人認為我們曾一度有過這種本能,可我們現在通過這種本能的現象反過來在研究它。有的人在否定它,以至於讓你願意花費一生來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但植物是具有一種心理特徵的感應能力,與人類進行某種雙向性的生物交流。

主持話外音:這是那棵具有歷史意義的植物,現在它在SAN DEIGO的實驗室裡已長得觸及天棚那麼高。天花板已拿掉了幾塊。巴赫斯特說:每次拿掉一片天花板,它都要長高一英尺左右,即使他們出遠門,不在辦公室裡,因為它的生長好像不受--人的限制。


http://www.youmaker.com/

資料來源 :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世事關心節目

下圖為博大出版社所出的巴赫斯特對植物研究的書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